星期日下午,在朋友邀请下去了一个音乐会,首次现场欣赏年轻本土唱作人的表演。不是在音乐厅,也不是在咖啡厅,而是在一幢旧楼的天台,蓝天白云和高高低低的大厦是舞台背景。有的表演者很会搞气氛,讲几句话就能使大家情绪高涨,跟着节拍晃动肢体。

天边残留着夕阳余晖时,两个大男孩上台演出,说话不多,自认不会搞气氛,只简单说一两句引子的话,就开始将自己创作的歌曲一首接一首的唱出来。唱出的是年轻人的故事和心声,跟一同长大的昔日好友日渐疏远的感慨,对城市人失去生活感觉的唏嘘。最后一首歌是最轻快的,内容也是来自生活遭遇,讲述一次坐西铁时认识一位老伯,老伯对时下年轻人的批评写进歌词里,老伯错过了下车的车站,却表现洒脱,也写进歌词里。看似平平凡凡的事,看似平舖直敍的歌词,却带出一种独特的心境。他们的歌都是广东话唱的,用生活的语言谈生活的事情,很亲切,也让人容易有共鸣。他们不是讲很深奥的哲理,却是我们曾几何时有过的感想,分享出来,就将大家拉得近一点。

耶稣喜欢用生活的事物,向似懂不懂的门徒讲解天国的奥秘。我们创作人都知道,无论想讲的是多么深的概念,灵感通常都来自生活,在那里有感官真实接触到的事物,也有我们最真实的情感,最坦率的想法,最微妙的直觉。可是很多基督徒一想到信仰,视角就立即收窄至一个焦点——福音,而意思是“直接布道”。我最怕别人问我:“你做这些做哪些,跟福音有什么关系?”我能感受到对方对福音的前设,例如在电影里加上“信耶稣就得永世”的对白,才是福音电影;又或是,在晚宴上加入牧师的讲道,才是福音宴会。

我不反对以上的活动,但我对天国福音的理解却更阔。我也不相信,直接布道就是福音的全部,所以我们在信主后,不会放下工作,天天穿上“神爱世人”的福音制服,在大街小巷派福音单张,而是在生活中成为天国子民的样式。不是从生命而出来的福音内容,不过是资讯而已。福音是进入神国的好消息,在地上以天国的样式生活,就是福音的具体呈现。当你的生活是天国样式的生活,生活就是你追寻真理的场所,当生活就是敬拜,生活也就会是我们经历神的神圣空间。


文@黄少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