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将进入犹太新年第5777年,国度事奉中心与以色列弥赛亚信徒事工Maoz Israel Ministries建立了亚洲的战略合作关系,盼望让更多华人与以色列同行。9月10至12日,Maoz Israel Ministries创办人阿睿(Ari Sorko-Ram) 拉比再次来到香港,分享浸礼与血约、进入5777年及一个新人等讯息,为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亮光。

浸礼与血约

圣经中曾经发生多次以水淹盖人的事件或状况,它们每一个都具有独特的意义,也有共通点。透过阿睿拉比的阐释,带给我们新的启示。

起初神创造天地时,有一个完美的“覆蓋”状态:万物都在耶稣基督里,而神的灵在人里面。神说要有光,并不是创造光,而是把真光耶稣叫来,然后在光明中、在耶稣里创造万物。后来神用尘土造人,把生气吹进他们里面,使他们成为有灵的活人(创2:7),就是圣灵住在人里面。然而当人类败坏,神亲自设立了一个拯救的约:“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为仇, 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。他要伤你的头,你要伤他的脚跟。” (创 3:15)。以至于整本圣经都是为达成这个应许来推展。

阿睿拉比谈到挪亚洪水,是第一次的淹盖事件。“洪水是神的属天的机制,使在血约之内的人透个水和方舟从邪恶的世界分别出来。”他说。人们常问为什么要除灭一切,他解释,其实神并不是愤怒,而是忧伤心痛。神一直等待人类回转,但到了挪亚的世代,挪亚已经是最后一个合神心意的家庭去完成创3:15的拯救计划。因此,洪水是为了保留最后一个属神的家庭。神使洪水泛滥,却与挪亚立约。方舟就代表立约的工具,罪得赦免、被神称义。

第二次的淹盖事件是出埃及。在逾越节当晚,神的使者因看到以色列人涂在门楣上羔羊的血,就“停止审判”,越过那家,代表他们的罪已得赦。然而,以色列人仍身处埃及为奴之地,若要离开法老的掌控,要进入红海的水里,水掩盖之后埃及不能再追上他们。阿睿说羔羊的血是神超自然的赦免,但踏入红海、摩西举杖却是人在自然范围要做的事,以致圣经说神在“当日”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人的手(出14:30)。

到了新约时代,耶稣用自己的血立永恒的约,而祂一次的献上就永远有效。可是,若人没有离开属灵的埃及,撒旦可以再次抓住他。因此浸礼就是信徒要经历的“淹盖事件”,当人下到水中,圣灵会和他一起在水里出来,是永远有效的。浸礼不是宗教仪式,而是属天的机制,使旧的世界不能再追上,也回复到神创造时完美的“覆蓋”状态。

 

踏入5777年 

关于新一年,阿睿有以下见解。禧年完结,5777年就是全新的开始。禧年间要赦免其他人的债。因此,要留意“不要把不赦免,或是带着别人的问题进入新年”。赦免不是为那人而设,而是为被冒犯的人而设立的,以至我们不会因其他人的过错囚禁自己。“即使对方不改变,我们也不用被綑绑”,他说。

另一方面, 5777年或任何的日子,都是为了提醒我们要留意自己在做什么:我们有没有救人和代表神的国?我们的恩赐怎样祝福身边的人?“不要把一个他连得埋在土里,用你所有,做你所能,代表天国!你有足够的时间!”他总结。

 

一个新人

阿睿拉比亦分享了“一个新人”的重要题目。这个新人有三面特质,是个人、团体和国家都有责任成为的。

首先,每一个相信神的话,承认自己的罪,接受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为救主的人,都有一个新心新灵。他必须脱去旧人,穿上新人。这是个人责任,决意顺服在耶稣的主权之下。其次,不同团体构成基督的身体,每个成员及器官都是身体的一个功能,要协助其他部分,使基督的身体有效运作。再者,不同国家的信徒都会加入成为“以色列国民”的一员。因着国王耶稣和我们的关系,凡在祂的王位以下都是“以色列国民”,因为我们所代表的国家都在“以色列联邦”(Commonwealth of Israel)之中。他特别提到,进入一个新人的时候,人并不会失掉自己的国籍和种族身分。

阿睿拉比之后指出,一个新人的启示,可以帮助以实玛利及以撒的后裔进入命定。他说:“神听见童子以实玛利的声音,给了他命定,并且在祂的救赎计划中有份。”神对亚伯拉罕两个孩子的命定都是因为亚伯拉罕的约,这约今日仍然有效。仇敌希望毁灭以实玛利和以撒的命定,使以实玛利归入伊斯兰教,并跟以撒成为敌人。然而,以实玛利和以扫后代的土地一直在以撒的后裔附近,“神设立他们作为以色列的第一道防线!”他相信“一个新人”会为亚伯拉罕的家带来突破,并带下神的国度。

(记者林暐皓报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