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將進入猶太新年第5777年,國度事奉中心與以色列彌賽亞信徒事工Maoz Israel Ministries建立了亞洲的戰略合作關係,盼望讓更多華人與以色列同行。9月10至12日,Maoz Israel Ministries創辦人阿睿(Ari Sorko-Ram) 拉比再次來到香港,分享浸禮與血約、進入5777年及一個新人等訊息,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亮光。

浸禮與血約

聖經中曾經發生多次以水淹蓋人的事件或狀況,它們每一個都具有獨特的意義,也有共通點。透過阿睿拉比的闡釋,帶給我們新的啟示。

起初神創造天地時,有一個完美的「覆蓋」狀態:萬物都在耶穌基督裡,而神的靈在人裡面。神說要有光,並不是創造光,而是把真光耶穌叫來,然後在光明中、在耶穌裡創造萬物。後來神用塵土造人,把生氣吹進他們裡面,使他們成為有靈的活人(創2:7),就是聖靈住在人裡面。然而當人類敗壞,神親自設立了一個拯救的約:「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為仇, 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。他要傷你的頭,你要傷他的腳跟。」 (創 3:15)。以至於整本聖經都是為達成這個應許來推展。

阿睿拉比談到挪亞洪水,是第一次的淹蓋事件。「洪水是神的屬天的機制,使在血約之內的人透個水和方舟從邪惡的世界分別出來。」他說。人們常問為什麼要除滅一切,他解釋,其實神並不是憤怒,而是憂傷心痛。神一直等待人類回轉,但到了挪亞的世代,挪亞已經是最後一個合神心意的家庭去完成創3:15的拯救計劃。因此,洪水是為了保留最後一個屬神的家庭。神使洪水氾濫,卻與挪亞立約。方舟就代表立約的工具,罪得赦免、被神稱義。

第二次的淹蓋事件是出埃及。在逾越節當晚,神的使者因看到以色列人塗在門楣上羔羊的血,就「停止審判」,越過那家,代表他們的罪已得赦。然而,以色列人仍身處埃及為奴之地,若要離開法老的掌控,要進入紅海的水裡,水掩蓋之後埃及不能再追上他們。阿睿說羔羊的血是神超自然的赦免,但踏入紅海、摩西舉杖卻是人在自然範圍要做的事,以致聖經說神在「當日」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的手(出14:30)。

到了新約時代,耶穌用自己的血立永恆的約,而祂一次的獻上就永遠有效。可是,若人沒有離開屬靈的埃及,撒旦可以再次抓住他。因此浸禮就是信徒要經歷的「淹蓋事件」,當人下到水中,聖靈會和他一起在水裡出來,是永遠有效的。浸禮不是宗教儀式,而是屬天的機制,使舊的世界不能再追上,也回復到神創造時完美的「覆蓋」狀態。

 

踏入5777年 

關於新一年,阿睿有以下見解。禧年完結,5777年就是全新的開始。禧年間要赦免其他人的債。因此,要留意「不要把不赦免,或是帶著別人的問題進入新年」。赦免不是為那人而設,而是為被冒犯的人而設立的,以至我們不會因其他人的過錯囚禁自己。「即使對方不改變,我們也不用被綑綁」,他說。

另一方面, 5777年或任何的日子,都是為了提醒我們要留意自己在做什麼:我們有沒有救人和代表神的國?我們的恩賜怎樣祝福身邊的人?「不要把一個他連得埋在土裡,用你所有,做你所能,代表天國!你有足夠的時間!」他總結。

 

一個新人

阿睿拉比亦分享了「一個新人」的重要題目。這個新人有三面特質,是個人、團體和國家都有責任成為的。

首先,每一個相信神的話,承認自己的罪,接受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為救主的人,都有一個新心新靈。他必須脫去舊人,穿上新人。這是個人責任,決意順服在耶穌的主權之下。其次,不同團體構成基督的身體,每個成員及器官都是身體的一個功能,要協助其他部分,使基督的身體有效運作。再者,不同國家的信徒都會加入成為「以色列國民」的一員。因著國王耶穌和我們的關係,凡在祂的王位以下都是「以色列國民」,因為我們所代表的國家都在「以色列聯邦」(Commonwealth of Israel)之中。他特別提到,進入一個新人的時候,人並不會失掉自己的國籍和種族身分。

阿睿拉比之後指出,一個新人的啟示,可以幫助以實瑪利及以撒的後裔進入命定。他說:「神聽見童子以實瑪利的聲音,給了他命定,並且在祂的救贖計劃中有份。」神對亞伯拉罕兩個孩子的命定都是因為亞伯拉罕的約,這約今日仍然有效。仇敵希望毀滅以實瑪利和以撒的命定,使以實瑪利歸入伊斯蘭教,並跟以撒成為敵人。然而,以實瑪利和以掃後代的土地一直在以撒的後裔附近,「神設立他們作為以色列的第一道防線!」他相信「一個新人」會為亞伯拉罕的家帶來突破,並帶下神的國度。

(記者林暐皓報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