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改革是香港当今面对的重大议题之一,而讨论重点主要集中在语文政策、学制及考试制度等上,却甚少从教育精神及本质出发,重塑全人教育的模式。基督教在本港教育工作上贡献良多,然而没有异象的基督教教育,根本与其他教育无异,都是不能引领人进入基督里的丰盛生命。美国“Worldview Matters”总监奥化文(Christian Overman)提出基督教教育走向二元化的危机(有关新闻见本报P.3),直指这世俗化的趋势导致基督教教育失去本身的意义。

奥化文指出,基督教教育是培育人成为敬拜神的人,所有科目都应具有圣经观念,而不是将基督教变成一个独立科目,与其他科目没有联系。教育本来是培育思维、品格,但在竞争剧烈的社会,提升谋生机会及就业率成为教育的主要目的。基督教教育本应有更崇高的目标,但失去异象的基督教教育,所提供的教育缺欠圣经观念,学生不能在伦理、科学、商业、艺术等各范畴中认识圣经原则,也无法从圣经角度理解人、社会和世界的一切。即使他们成为基督徒,但因为发展了二元化思维,当他们进入社会,也是以世俗的方式发展工作,建立家庭,以及参与社会事务,只有在教会参与信仰活动时,才回到属灵的思考方式。这就是奥化文所提出的二元化危机。

当信仰不是人生的全部,而只是一个科目或一个宗教活动,信仰就不是真实的信仰。基督教教育的改革应优先处理整合的问题,以圣经价值为本,提供整合信仰和知识的全人教育。在香港开埠的早期历史,大量西方宣教士来港投入教育工作,开办学校,惠及贫苦大众。今天有基督教背景的学校遍布全港各校区,不少更是名校。如果这些学校真正将教育基督化,转化社会就指日可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