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“Worldview Matters”总监奥化文(Christian Overman)认为,基督徒失去了文化领域,是因为失去了校园,而有些基督教学校更失去了基督教的独特性。他认为影响国家要由儿童心智教育开始。

奥化文在他新出版的电子书《教育失落的意义》中清楚地阐明教育出了什么问题,并给予教导4至18岁学生的基督徒教师和校长,主日学老师和其他教会事奉人员一个有系统、有目标且可重复的解决方案。

他提出,在联邦政府接管学校教育之前,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基督徒的努力。这不单是在营运学校上,而是因为它是建基于基督徒对神、生命、世界和人性的构想。当中主要构想就是“基督是一切的主”,不单是“宗教”科目的主,更是一切包括生物学、数学,甚至物理学的主。

当政府接管教育,一些基督徒警告说学校将成为无神论的灌输中心。奥化文并不完全同意,相反他认为教育变得“世俗”并被要求中立。神由知识的中心变为周边。教育专家并不是灌输“神不存在”的理念,而是祂不再重要。虽然这不是无神论,却衍生了更阴险的二元论,正如有人把它称为“实用无神论”。

奥化文说:“支持二元论的人,不会把神的话连系到周一至周五的生活。他会认为‘信仰’是个人私事,而工作场所是公共和世俗的。”

的确,这种二元论往往在所谓的“基督教教育”中是很明显的。在许多学校,基督教教育,只是教学上加上一点基督教色彩:在一个安全的、基督教的环境学习,加上圣经班和崇拜。虽然圣经班也是重要的,但并不足以使教育真正基督化。

理察.约翰纽豪斯(Richard John Neuhaus)在他的文章〈基督教大学的11项纲领〉中说:“基督化不应该是一间学校的标签。相反,它是教育起点、终点和沿途的指引。”

整全的基督教教育是带着基督化的目标、愿景、教育学,和明白我们所教导的是谁。加尔文说,人本质上是敬拜者,所以教育是为了教导人如何敬拜神,而基督化教育应该教人们如何在生活的每一个领域中敬拜神。

克里斯汀在他的《失落的学习意义》电子书中(免费下载),正确地指出二元论的内在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他提供了解决方案。

(来源:Break Point,2016年9月6日,Vasco Lam编译报道)

祷告:基督教办学团体教导学生成为敬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