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星期一晚上,我半躺在床上看书,正处半醒半睡之际,脑中略过一影像:极度红肿、痕痒和发炎的皮肤在我眼前复原。影像一闪即逝。我随即拿起枕边的手机,把这讯息发送到“祷告医治室(The Healing Rooms)的WhatsApp群组:“我刚收到知识言语,感到神要医治皮肤病,就是红肿、痕痒和严重炎症的皮肤。谁有这症状?”一分钟内有十多人回应,当中有四、五人患上湿疹以及各类的皮肤状况。(祷吿医治室是个极活跃的群组,约四十人的团队,都是香港超自然侍奉学校HKSSM的校友。)

我这样写道:“我见到红红的班痕和皮疹在眼前消失,神医治的恩膏在运行中。这就接受你的医治吧。”接着,祷告医治室成员Marlon发来一张照片说:“我要代朋友的孙儿Baby Isaac接受医治。”照片中的婴儿那胖胖的小脸可以用“惨不忍睹”来形容﹕除了鼻子和一对眼睛,每一吋肌肤都受到感染,红的、灰的、爆裂了的,全都堆满在小脸上﹗我以手按在手机的照片说:“噢!Baby Isaac,我奉耶稣之名命令你完美的肌肤要出现。廿四小时﹗”我们的团队一呼百应,阿门不绝。我随即睡去了,手一直按在照片上的脸。

感谢主!第二天早上,有两位成员向大家报告皮肤病得医治的好消息。我的助手脸上那片缠绕了多年的湿疹亦散退了。我问神说:“那Baby Isaac呢?昨晚的领受是廿四小时得医治的啊﹗”我们都屏着气,热切地等待好消息的来临,而我们唯一的联络是远在青藏高原的祖母。

然而,不出神所预料,不久之后我们辗转间收到一条短片,当中看见Baby Isaac满面笑容,手舞足动,脸上的皮肤简直是“零瑕疵”﹗过去九星期长满一脸的红肿和瘢痕完全了无㾗迹!事后我才知道,九周大的Baby Isaac患上严重湿疹和真菌感染,一直医不好。他住在温哥华,是他住在青藏高原的祖母把照片发到香港呼吁代祷。

约翰福音十二章28节记载,“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……”神开口说话了,站在耶稣旁边的众人听到的却是雷声,也有说那是天使和耶稣在对话,然而耶稣说那天上的声音是为他们而来的!为什么众人都错失了?这令我联想到另一次的经历。那次,从天上而来的只有四只字,来得并不强烈鲜明,只在脑中一闪而过,其后却惊觉这四只字盛载着天父的一个爱心行动,目的是拯救一个在自杀边缘的人。事情始末,留待下回继续跟大家分享。


文@Pastor Lindy Heung (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, 祈祷医治室负责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