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见证”是福音信仰的主要特色,简单的说,“个人见证”就是见证主与个人相遇的经历,及在个人身上彰显的恩典。形式包括个人布道、布道会、音乐、电影等,生命本身就是见证,什么形式都可成为见证的媒介。最近一班热衷于福音工作的朋友在闲聊中,再次在白天做梦,大谈未来在媒体发展新形式的福音工作。原来大家都不想做现时流行的“见证故事”,语气流露厌倦之意,不是不做,而是希望寻找新的形式。

“见证故事”是由当事人敍述自己经历神的故事。其实,从创世之时到二十一世纪,人类对听故事的热爱从没减退,透过别人的故事,认识这是怎样的世界,我们应该如何生活。即使是电玩盛行的年代,每次在课堂上我开始开口对小朋友讲故事时,他们都会突然出现罕有的专注力。我的朋友们厌倦了“见证故事”,不是因为“故事”已经过时,失去传递信息的功效,而是模式已经僵化了,不再为信息效力。

说故事及听故事是人性的渴求,但当故事公式化、功能化,而失去与真实的经验世界的联系,则会削弱故事的感染力。人们若是想获得教育,便会去学校;若是想认识宗教,也许会去教会或参加其他宗教活动。为什么要听别人说故事?可能也夹带以上的目的,但主要目的却不是这些,听故事就是因为故事有趣、有意思,有吸引他们的东西,借助别人的经验世界,以看出人生的意义。故事就是故事,若概念凌驾于情节之上,抽象凌驾于具体现实之上,故事就失去了它的活力。但今日的见证故事多是千篇一律,主人翁不是患绝症,就是婚姻破裂、破产、沉迷毒品……,听福音信主,之后生命完全改变。你可能会说,这确实是一些人的信仰经历啊,有什么不妥当?首先,人与神的相遇岂只有这些呢,只要真诚,一个在减肥过程中遇见神的人,他的故事一样可以十分感人。第二,缺乏细节是公式化故事的致命伤,情感往往是经由细节输出的。

有些信徒认为见证故事必须多讲真理,少讲人的经验。但故事本身就是敍述人的经验,想多讲真理,应该上讲台讲道,这更务实,没必要选择故事这形式啊。不过也要想一想,敍述文体占了整本圣经的四成内容,我们所信的神是一位喜欢讲故事的神,我们又怎能不爱听故事呢?况且我们是有神形象的人,不应也爱说故事吗?


文@黄少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