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男人沒有真正的「悔改」,女人一生就活在苦海,且一生背負着不能承受的重。首先,作女兒時承受不稱職的父親所帶來的傷害;第二,作妻子時則要承受不稱職的丈夫所帶來傷害;第三,為母時承受不稱職的兒子所帶來的傷害;第四,在社會上也承受以男性主導的歧視所帶來的傷害。這些痛苦的經歷,不單而形成女性對男性的恐懼及仇恨,有時更形成無法治癒的創傷。創傷沒有被治癒,男女就從「配對」變成「敵對」,這豈不為現今世代性別混亂、同性戀、同性婚姻的發展提供了土壤?這是天父造男造女原先的目的嗎?不!這絕對是正中了從魔鬼來的詭計。男人必需深切領悟這一點,神國才有翻盤的機會。

天父造男造女的原意是把「管理、管治」世界的神性仼務託付給「男人」,但神卻不是要創造一個完美全能的「男人」單獨去完成統治世界的任務。天父並沒有先咨詢男人,卻使男人沉睡,再從男人身上取出其「肋骨」,造了一個「配偶」來幫助他。這迫使男人若有所失,必須要謙卑下來。若不先學會「擁抱」這女人,就不能「擁有」這女人,沒有這「配偶」的「配合」及「幫助」,最終必無法完成神所託付的任務及計劃,也無法進入「命定」,飲恨枉過一生。

首先的亞當「失職又失敗」,卻死不認錯,也不悔改,正中了以色列的俗語:「父親吃了酸葡萄,兒子的牙酸倒了。」(結18:2)這說明了父親對其子女,對下一代之影響有多深遠。你或許會驚訝為何你成長中會經歷這麼多傷害,且因這些傷害一直活在痛苦的掙扎之中?原因是上一代「吃了酸葡萄」,而你的牙齒卻「酸倒了」。我們總是遠遠低估了上一代對下一代所造成的影響。

當你知道行錯路,而前面是死路一條,除非你想死,不然就要悔改。誰要悔改?第一個要悔改的首先是「男人」,為什麼?因男人是家的頭,更是家的根基、楝樑與遮蓋,「男人」若不肯先悔改,家庭制度必被瓦解,妻兒因失去了保護及遮蓋而被仇敵任意擄掠。正如第一個男人亞當死不認罪,也絕不悔改,沒有起來承擔責任保護妻子,夫妻失去互信,咒詛不單禍及其妻夏娃,兒女頓失遮蓋,更禍及兒子該隠。天父原先創造男人去管治世界,但男人若不懂得管理(rule,管治)自己的家,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?更遑論要去管理這世界了(提前3:5 )。

然而,末後的「亞當」主耶穌,既是教會的頭,更是教會的根基、磐石,為所有男人立了正確的榜樣。祂「放下權利,背起責任」,使教會(新婦)、神的家得以在穏固的根基上被建立起來,縱然經歷狂風暴雨,也不致倒蹋。

我是我家族第一個基督徒,我信主後就就馬上為家族祖宗作認同性的認罪悔改,並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宣告:一切從我家族祖宗來的「咒詛」都要到此為止,全被切斷,連根拔出,從此一刀兩斷,與我無份無關,「祝福」卻要藉主耶穌的寶血及十字架救贖,從我這一代開始直到千代。我回歸到我天上的父親,回歸我真正的原生家庭。我真正的國籍是天國籍,是天國的子民。作為天父的兒子,我就擁有的是天父的DNA,既是天國的子民,就擁有天國的文化及價值觀,擁有天國的生命。撒在我裡面的既是天國的好種,那就必然結出好的果子,彰顯出我天父榮耀的形象與様式。

肯悔改的男人絕對不是弱者,因天父對我說:願意在我面前柔軟者,我必使他在仇敵面前剛強得勝;在我面前頑梗剛硬者,我必使他在仇敵面前軟弱,不堪一擊!悔改不是一次決定,而是聰明的你一生活在神面前的態度之最佳選擇!


文@何寶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