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稣在地上从不拒绝病人的请求,总是充满怜悯的心,向每个有需要的人伸出医治之手。今时今日,祂仍然愿意如此怜恤我们,并向这世代发出呼唤,邀请我们相信祂的爱与能力。在这个看似信心沙漠的城市,得胜的号角要再次吹起,就像以下这位弟兄Man Wong亲述母亲得医治的见证般,不可能的事都要成就,神蹟医治必陆续发生﹗

2014年4月的一个早上,我的七十多岁母亲在公园晨运时突然晕倒,后脑撞在地上,头部受伤被送往医院。首次电脑扫瞄显示妈妈只有轻微脑部出血,不用做手术。正当我们以为妈妈很快可以出院回家,没有什么大碍,可以松一口气时,她往后数天的情况却渐渐地转差,行动及排尿竟开始出现困难。第二次脑部扫瞄发现,她的脑部瘀血非但没有减少,还在增加,并且有引致脑内压上升的迹象,需动手术在头部钻孔放血减压﹗

5月1日,妈妈进行了第一次手术,在她头部钻开了两个孔,引流出脑内的积血。然而,本来预计只会持续数天的引流过程似乎一发难收,引流出来的脑血水每天仍然很多。就在手术后的第五天,并发症发生了﹗妈妈出现严重肺炎,血液含氧量急剧下降,进入昏迷状态,命悬一线。医生唯有立即移除脑部引流管,减少进一步感染风险,同时亦希望脑部出血情况自行停止。经医护人员努力抢救下,约过了2星期后,肺炎有明显改善,但妈妈神智仍然呆滞,缺乏反应,手脚不灵,不能自行进食和排尿,需要依赖喉管帮助。

经过一个月治疗,妈妈神智反应有轻微改善,我们决定让她出院回家休养,希望今次她可以慢慢康复。可是,回家后一个月,妈妈情况再次转差,需再度送院。这次的脑部扫瞄发现,脑部已经严重积水,涨大的脑室压着正常脑组织,令妈妈陷入半昏迷状态。脑科医生诊断后,认为必须做第二次手术从脑室植入引流管,把脑液长期引流到腹部。

由于第一次手术的阴影,我们始终对手术之后的情况不敢太乐观,担心严重并发症会再次出现,又因为知道妈妈在跌倒前已决志相信耶稣,就凭信心安排她在手术前一日为她进行了基督教的洒水礼,让她正式归入基督。

第二次手术成功地在妈妈脑部植入了引流管,把脑液从脑室引流到腹部。手术过程很顺利,而且没有出现肺炎的症状。故此,我们都感到很高兴并且期待她今次应该可以很快便康复出院。可是事与愿违,手术之后的两个月,妈妈的情况竟然没有多大改善,康复进度差强人意,脑部积水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。

妈妈仍然神智模糊,只会间中偶然张开眼睛,但眼神并没有焦点,对外界完全没有反应,基本上跟一个植物人没有两样。我们询问主诊医生,他亦无法解释为什么手术成功,但脑部积水仍然丝毫没有减少。更令人失望的是,医生说在这情况下,在医学上已没有进一步的治疗办法了﹗

面对这坏消息,我们家人的心情固然掉进谷底,但同时心想,我们既然是基督徒,应该相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。既然医学上再没有什么可作,也基于方便照顾,我们就决定让妈妈出院回家,专心等候寻求神的医治。事实上,她的情况就像植物人一样,全身无力,就算坐在梳化上,因为颈部乏力,垂下的头部,眼睛只可望向地下,亦因为腰椎无力,就算坐下,身体也会自然向前,向后或向左右倾侧,容易跌倒,非常危险。

这段日子,我们虽是难过,但仍然对神充满信心和盼望。我们没有为妈妈做什么治疗,只安排她参加祈祷聚会,而且每天为她祈祷。我们的神,是信实和听祷告的神,但很多时候我们仍然会问,为什么神没有应允我们的祷告?为什么手术成功,康复进度不是我们所料的结果?但我们突然想起耶稣医治好瞎子的故事,就是约翰福音九章,耶稣回答门徒指,不是这瞎子犯了罪,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,而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。

有一天,神竟然感动一位不懂吹角的姊妹去买号角,而且还要是较难吹的短角。神要那位姊妹到我妈妈家中作祈祷医治,并且要吹角宣告神的大能临在。那是我首次接触号角,其后翻查圣经,原来吹角是宣告神的临在。祂是大而可畏的,吹角亦可以用于敬拜赞美、医治、属灵争战、粉碎一切拦阻神的敌对势力、打破仇敌的辖制等。

过了不久,妈妈的康复果然情况一天比一天进步,连脑外科医生都无法解释﹗我们亲眼见证到神使妈妈的身体机能经历好像婴孩一样的变化。婴孩成长是怎样的呢?就是由只懂躺卧,变成可自行转身,进而坐起身来,学企,学行;从开始吃流质,到吃粥,直到其后可以自行进食和排尿,甚至执笔写字,讲说话,跟我们倾谈等。唯一和婴孩不同的,就是妈妈的智慧和身体康复比婴孩成长快数百倍。不足两个月间,她就从植物人的状态,变为差不多完全康复的正常人,胃喉、学行架、轮椅,全部都不需要了。哈利路亚! 妈妈极速的康复进度,相信只有神才能做到,将荣耀颂赞归于我们的父神。

2014年10月,主诊医生为妈妈再做脑部扫瞄,结果显示脑积水大幅减少!翌年暑假,我们和爸爸妈妈大伙儿去了日本旅行,旅行期间,妈妈走路比爸爸还要快呢﹗


文@ Man W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