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兰修女将大半生的时间献给印度最贫穷的人,在世人眼中早已有圣人的地位,但按照梵蒂冈的规举,还需要有两宗神蹟事件的确认,才能被册封为圣人。今年9月初,她的封圣仪式终于举行,同时一部根据传记及私密信件而改编的电影也乘势上映。

电影《圣德兰修女》(The Letters)讲述德兰修女在加尔各答开展仁爱传道会的故事,以她在信件中自述的心灵黑夜铺展剧情。她生前曾要求毁掉这批信件,但在死后十年被公开,也许在册封圣人的过程中,没有什么可保守秘密,包括这批写给灵修导师的私密信件,即使当中对自己的心灵挣扎有毫无隐藏的披露。

在别人眼中,她是圣人的典范,慈爱无私,一生效忠基督。她在信中却多次提及自己被孤单感所折磨,渴慕寻见主,却经历不到祂的同在。在刚开始进入贫民窟工作时,就感受到自己被神遗弃,孤单感伴随她的大半生。天主教灵修大师十架约翰也提出心灵黑夜之说,信徒在某些时期感到灵里枯干,与神远离,却不是因罪的缘故,这心灵黑夜其实是预备他们进入与神更亲密的关系里。然而,德兰修女的黑夜经历却离奇地漫长,长达60年,直到过世前,似乎不是十架约翰所指的心灵黑夜。她一直没有离开印度的贫穷人,而黑夜也没有离开过她。当然她并非不信神,但感受神的同在是另一件事。

德兰修女有这句名言:“最可怕的贫穷,是孤独与没有人爱的感觉。”一个奉献自己一生,希望帮助别人消除被遗弃感受的人,却被同样的感受所折磨。她的灵修导师认为这是神的工作,使她对服侍受众的遭遇更能感同身受,而她不能解释自己的痛苦经历,最后也接纳了,视之为与耶稣认同的灵性之路,忍受超过半世纪。但除这个解释之外,还有别的吗?我相信也有属灵争战的可能。当神国在扩展时,黑暗国度便会反抗,往往是以对敌的方式进行。德兰修女服侍被遗弃的贫穷人,让他们感到被爱,而仇敌可能就刻意用那种被遗弃的痛苦煎熬来展开攻击。

电影中有一幕是仁爱传道会在市政府的批准下,将一座荒废的印度古庙改装为临终护理院,德兰修女为这安排表现雀跃。但后来一批印度教徒在门外示威恐吓,进行暴力攻击,认为尸体会沾染他们的神圣地方。德兰修女声称不改变印度人的信仰,只是真心服侍贫穷人,才得到社区的接纳,但做在基督身上的,从来都没有“纯粹的扶贫工作”。属灵争战不需要人的同意或明白才会发生,它在外面发生,也在人的内心发生。

蒙召转化社会文化的信徒,也有机会遇上类同的属灵争战,你致力让世界不被悲观情绪支配,悲观思想却悄悄潜入你的心思里。所以有文化使命的信徒要看清楚“具体战场”在哪里,不能轻敌。最激烈的属灵争战是在人的心思里。


文@黄少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