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二代是指父母是基督徒,又自小在教会长大的第二代信徒。拥有这良好背景,却会出现流失情况,责任谁属?正如人际关系出现问题一样,不会只是单方面有问题。父母和教会对信二代应有教导、关怀和保护的责任,流失问题引起尴尬,甚至难以启齿,到最近教会界却开始关注这潜在多年的隐忧。

在教会成长的信二代,理应不缺真理的教导、生命的牧养、事奉的机会。他们的流失意味着属灵的喂养太过丰富,令他们吃不消,还是有别的缺乏,是教会没去发现的呢?他们只能在别处得到这缺乏的补足,或是以放弃的态度对这缺乏表达不能公开说出来的不满呢?

信二代与其他信徒的主要分别,在于他们为自己认真地作出决志之前,有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,是不在自己的自由选择下参加教会生活的,而当中或会有压抑、反抗情绪,若没有疏导机会,累积下来,随时会变成计时炸弹。父母和教会当然希望信二代承受到最好的福气,即使没有真实信仰,还是认为继续参加教会生活是蒙福的事情,因为属灵的喂养就在教会里,而不是在电影院、购物商场、娱乐场所。

教会确实有引领人归向神的功能,但神所悦纳的是在自由下作出真诚的决定。信二代甘心乐意参加教会活动,当然是好事,但若然心里有不愿就范的情绪,就应加以了解,并忍耐和接纳。教会生活除属灵喂养外,作为一个团体,也有明显守则和潜规则,没有真实信仰的信二代容易将之视为律法和教条,被要求必须服从。不是发自内心的服从,只会带来压抑和反抗,真心的了解比冰冷的宗教更为重要。

福音派与天主教有别,不认为只有在教会组织里才有“救恩”。信二代的父母可以在家里有属灵的培育,教会也可特别设计另类的活动针对信二代的需要,而不用对没有真实信仰经历的信二代施予压力,迫使他们披上敬虔的外衣参与教会生活。

“……‘神的国,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。黑夜睡觉,白日起来,这种就发芽渐长,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。……”(可四26-27)信二代如何走过成长之路,我们并不完全能明白,这是他们的成长,但家长和教会可以成为陪伴和引导的人,忠于神所托付的责任,而发芽渐长则是神的工作,人若勉强而行,只会是拔苗助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