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游戏“Pokemon Go”疯魔全球,即使在世界各地引致多宗意外的发生,浪潮却不断推高。港人似乎也没有提高警觉,日前有数以千计的“训练员”被传媒形容为“陷入疯狂状态”,为捉“卡比兽”,不顾安全,冲红灯,从摩士公园跑到新蒲岗广场。

有教内人士就提出,顺着潮流将“Pokemon Go”变成传福音的工具。美国德州的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已付诸实行,师生合作使校园成为训练场地,结果在两小时内吸引二百多人为捉小精灵而首次踏足神学院,其中有几人在听福音后决志信耶稣。该校一名神学生说,以前是去社区做外展,或到外地短宣,但这次是罕有机会,不用四处寻找人,那些人是自动来到他们那里

传福音工作的困难在于外展策略――如何寻找人,现代人似乎都是对福音有质疑或拒绝的态度,所以传福音方式才会层出不穷,但求获得接近目标的机会。“Pokemon Go”成为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师生的有效传福音工具,正因为它能吸引人来。如此看来,“Pokemon Go”似乎比“我们所传的福音”更吸引人,或者可以说,它比“我们的信仰”更吸引人,更让人着迷,故此我们才感到需要借助“Pokemon Go”的热潮。

“Pokemon Go”的成功有几个主要因素。首先,它满足人的社交需要,最刺激的电子游戏若果没有与人的联系,很快就会失去吸引力,虚拟游戏在这方面比纯粹的电子游戏更强。基督教信仰也是群体性的,定期的聚集形成凝聚力,然而信徒所展现出来的信仰,往往有一个因素比“Pokemon Go”逊色,就是历险元素,而过程中可以获得成就感。“Pokemon Go”玩家要去捕捉不同种类的精灵,从而获得成功感。可是现代社会的信徒求平安求稳定,教会就变成没有历险需要的属灵温室,结果信徒失去挑战他们的人生使命。然而从古至今,最精采的信仰是在属灵争战的前线上展现出来的,那是信心的旅程,同时也是历险的旅程。圣经应许有信心的人最终得到奖赏,也是属灵工作的成果。历险的旅程中虽有失败之时,但也会被视为至暂至轻的苦楚。

基督教信仰是极富挑战性的,但倘若我们所展显的信仰失去历险元素,人们随着天性就会被各式惊险玩儿所吸引,“Pokemon Go”不过是其中一个,以后陆续有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