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書展期間,神學教授溫偉耀博士會同著名資深影藝人、導演陳友先生出席「對話生、死」講座,探索死亡這個嚴肅的題目,分享他們所面對死亡的經驗及領悟。

陳友出身溫拿樂隊,既是演員也做過導演,但原來他的太太曾經病危,令他束手無策,迫使他反思生死的問題。「當最親的人跟你說:『我只想你生活得很好』,那一種遺憾實在令人心痛」,他說。幸好及後他學習向神祈禱,神就奇蹟地讓他的太太康復。自從這個經歷後,他的人生觀改變了,開始反思人生可以留下甚麼,怎樣過才有價值。

溫偉耀博士說:「生死是人生的終極問題。」很多人走上了這條路,究竟人對死後的情況有沒有把握,又可以怎樣面對死亡?溫博士提到其實溫拿的玩樂精神很有幫助,甚至生死可以用遊玩的角度看待。例如有人問為什麼我要死,為什麼死前這麼辛苦。他幽默的回應說:「為什麼不用死?為何會不辛苦?」當我們能夠學習一種幽默去面對必然,將會更容易接納和跨越死亡。

「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已經活得夠,就不會怕死。」

溫博士綜合各種研究後發現。他又提到現代哲學家海德格所說﹕「死亡是一個契機。」當一個人生命只剩下倒數時,如果能把握最後的一段時間做有意義的事,甚至會比一生更有意義。當我們能把愛和關懷留在他人身上,我們的生命就可以在他們心中延續。正如聖經說一粒麥子若是死了,才可以結出許多子粒來。他又提到一個墨西哥墳場的傳統,就是當一個墳墓超過五年來都無人探望,才會被移送到「真正死了的人」的區域。當這個世界還有人記念你,還未算真正死亡。

至於死亡之後有沒有永恆,那個世界是怎樣的?陳友打趣說:「雖然我是『道士陳』,也做過疆屍先生,但我並不認識靈界。」溫博士指出人心對永恆有著渴望。因此不管人相信唯物論、無神論,或是其他宗教,心裡也知道除了眼前的物質世界外還有另一個世界。近年來心理學研究瀕死經驗收集了大量數據,這些人都表示死後會離開身體,經過一條隧道,最後看到一位宇宙的主宰,有光明和溫暖的感覺。因此研究顯示死後確實有另一個永恆。

「面對死亡,真正要談的是盼望。我對死後的永恆有把握嗎?而對還活著的親人,他們對前路是有盼望嗎?會期望今日嗎?」溫博士指出,盼望是對將來的預計,人永遠沒有絕對的把握。然而,必定有一個超然的宇宙主宰,掌管人生命運,將我們的盼望成為事實。

溫偉耀博士同時發佈新書《今生.來世》,探討死亡、盼望、瀕死狀態、靈界、天堂與地獄等深奧的議題。

「面對死亡,真正要談的是盼望。我對死後的永恆有把握嗎?而對還活著的親人,他們對前路是有盼望嗎?會期望今日嗎?」

(記者林暐皓報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