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夏回家聚集释放华人进入回归耶路撒冷的命定,同时再次以其核心价值鼓励基督身体,两代同心同行,让父亲的心转向儿女,儿女的心转向父亲,同时兴起新一代来满足父神的心意。

青年世代需要父老遮盖

在聚集第三天晚间的青年之夜,来自各国的年轻人透过不同角度分享同一渴慕﹕“青年世代需要父老的遮盖、保护,内心极其渴慕能和他们同心、同行。”来自大中华地区的David弟兄谈及自己在前几周曾作了一个梦,在梦中看见一座很大的山,有很多人从山脚的四围往山顶走,最后在那里会合,没有任何人走失。他指,身为华人的下一代,常被教导“宁愿跟着别人走,也不要作带领者。”但在他所作的梦里,每个人都是主动往前走,他认为这就好比下一代的呼求。“我们需要向前走,当父老辈往前进,我们也渴慕一起同行、经历突破,一起哭、笑与欢呼。”

来自台南的陈以诺分享与爸妈修复关系的见证。他的父亲是一位牧师,从小自己就在健康的环境、家庭下成长,但是不容易将自己的心敞开跟父母分享。直到有一在祷告中,被神启示“要打破和父母之间的高墙。”于是他勇敢的敞开心与父母交谈后,他和父母之间再也没有高高在上的距离,而是有朋友之间的紧密关系。当他经历与父母关系修复后,奇妙的同时拥有神赐予父母生命的恩赐与恩膏,开始可以看见神给予的异象、听见祂所说的话。

就在这几天的一次敬拜中,他看见一个异象:年轻的世代就如同弓箭的“箭”,而父老、长辈就好比发射器,负责瞄准、对准,将年轻的一代发射出去。接着,他沿着弓箭的方向,看见一座山,最高点有黑色的城堡,从山下走来的是一位穿着黄袍国王,他知道这是世界的王—撒但,而这枝箭直接射进牠的眼睛里。“年轻的世代拥有爆发力、耐力,更需要父老帮助对齐神心意,让神的工作有力量且精准的击败仇敌的工作。”

原住民青年重拾身份

来自台湾高雄的Rebecca分享城市父老与原住民青年一同站立,带来城市经历恩典的见证。她身在一个很看重原住民年轻人的属灵环境,她的属灵父亲甚至会每周分别一段时间,与这些年轻人聊天。几年来,她看见属灵父亲与其他的父老,极其努力融入原住民、少数民族的生活,这深深影响着其他族群的年轻人也一同参与,他们有着同样的相信与看见:“当原住民的年轻人、父老站在他们的位置上,就要带来属灵的突破。”

台湾的原住民理幸查络姊妹分享道,自己的父亲曾是一个严重酗酒者,且常常家暴,故此她极其憎恨父亲。当她离开部落后,重新认识神,被神提醒:无论父亲是好是坏,他就是自己的父亲。后来,她决定写信给父亲,表达自己过去是多么的恨他,同时向他道歉、请求他的原谅。“后来,回到家后经由母亲口中得知,父亲已经不再喝酒,且已在教会聚会。”她不仅为父亲感到骄傲,也坚持在自己原住民的名字里放父亲的姓氏。
HC7-01B

青年人要成为神国将军

美籍的Melody谈及自己从12岁就开始服事,身为一个从小就在教会长大的年轻人,服事过程中经历过高山与低谷,同时在成长过程中却渐渐听信仇敌的谎言,她开始将服事视为身分、成为服事的机器,少了追求神的时间,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的抱怨。后来,在一次亲近神的时刻,她向神呐喊,为什么没办法完成自己的梦想,永远只有服事。同时,有一个意念进来“为什么妳这么的自怜?”她才正视自己真实的情况,发现长久以来她以受害者的心态在服事,将自己的钥匙交给别人,让自己被绑在监牢里。神启示她,重点不在于妳想逃,而是为什么妳会觉得自己在监牢里?后来,她作了一个决定,要为自己的决定、感受负责,且勇敢的向领袖分享感受,在诚实的关系中彼此了解。

韩籍Timothy弟兄,分享自己移植一颗肾脏给父亲的见证,当他进行完手术,以为自己已作成玛拉基书所述“儿女的心转向父亲。”但是,神却提醒他,祂所渴慕的是“心”的回转。同时,他在读大卫打倒歌利亚的故事中,忽然对自己感到非常愤怒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小信,影响着丢出石子的决定、举动踌躇不前。接着他带领宣告,所有的罪都要经历突破、自由,青年人要成为神国将军、属神的孩子,全球的年轻人都要兴起受神膏抹、被上一代遮盖、保护,继续将福音传至耶路撒冷。他呼召全场年轻人同心同声、火热祷告。

(台湾国度复兴报记者商可莹报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