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、影像是表达思想、价值、情感的重要媒介,不论是旋律、歌词,甚至是演绎技巧与方式,都是表演者跟外界的沟通。透过学习及集体创作,导师与学生之间、创作团队之间,不自觉会交换想法,产生生命与生命的交流及影响。“飞Club”今年举办青年音乐比赛,正是希望借此平台,与年青人的生命对话。

“生存‧为什么”

“飞Club”是由禧福协会辖下的“M9事工”三年前所创立的,以不同类型的比赛、工作坊,接触更多年青人。过往,“M9事工”的服侍对象是边缘青年,模式以一对一的生命指导为主,后来希望扩阔境界,以年青人有兴趣的事物、与他们的梦想有关的东西,吸引及接触他们,于是成立了“飞Club”,每年都主力推动一项比赛,配合具社会性的主题。第一年,举办了以“反援交”为主题的T-shirt设计比赛;第二年是短片拍摄比赛,分别有三个主题,就是反欺凌、港式人情味,及父子沟通。今年是第三年,将举办音乐比赛,主题为“生存‧为什么”,用意是激发年青人思考生命的意义。

“我们总是以家长、老师、导师身份跟年青人说,但如果由年青人自己跟年青人说呢?例如他们拍摄了有关反欺凌的短片,可以让朋友知道他们的立场是反欺凌的。”“飞Club”负责人阿Lem说。今年主题定为“生存‧为什么”,正是因他眼见现今年青人自杀率高,对人生感到迷茫。“只有来自神的盼望才不会丧失﹗年青人往往把盼望放在错的地方,例如考DSE,考不到就自杀,又例如是爱情,失去了就好像失去了人生意义。”如果他们明白到人生的真正价值,知道神爱他们、要使用他们,即使他们不适切于香港考试制度,或是任何群体之中,在神面前仍然有稳妥的安全感。

香港年青人困惑多

原来,阿Lem在美国长大,自己也曾经是边青,生命陷入谷底之中,后来回转向神,然后开始在教会服侍。“所以我比较明白边青,明白他们跌倒之后其实有很多綑绑,知道他们的难处。不是说‘坏’过可以就算,有时候‘坏’了之后,会有很多包袱的。”他认为,年青人之所以做“边青”,是因为觉得没有希望。

其实香港年青人很难做,因为他们受东西文化影响,令他们非常困惑。西方社会的年青人很独立,但中国人父母却要求子女顾家。香港年青人受西方教育,接触西方哲学,但回到家中却被父母怪责不负责任。”年青人自己本身内心面对极大矛盾,常常感到无所适从。因此,比赛题目“生存‧为什么”正正可以带他们重寻生命价值。

星级导师亲授工作坊

是次音乐比赛共有四个项目,包括歌唱、歌曲创作、MV拍摄、乐队比赛四方面,同时会举办音乐、拍摄、现场制作的工作坊,并请来多位国际级或本地星级导师。当中包括曾在荷里活工作,并为多名本地歌手拍摄MV的摄影师Tim Richardson;香港著名音乐监制、作曲及编曲人Johnny Yim;本地知名舞台剧演员苏玉华等等。“我们不止想办一个比赛,还要提供相关训练,令他们更上一层楼。”比赛于7月底截止报名,8月完成训练之后,“飞Club”会继续与参赛的年青人同行,支持他们递交作品,并会在下年1月举办最后阶段的比赛。

为什么流行曲必定是非基督徒所作?教会的作曲团队,可以写出一首歌,不一定用‘神’这个字,却是讲述神的恩宠、盼望﹗”阿Lem表示,有时候歌曲能进入的地方,教会不能进入。年青人可以听自己喜欢的歌,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听基督徒作的流行歌,当中有神的价值、意味?“赢了的作品,我们会拍摄MV,放在YouTube之上,然后尝试催谷点击率,让年青人看见生命有盼望、生活有意义。”

(记者陈淑安报道)